監管再度升級:商業保理等六類機構監督管理辦法已提上日程

2019-08-05 16:00:00
康海
轉貼
203

繼2018年年底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持續一輪深度調研小額貸款公司、商業保理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等六類機構(下文簡稱六類機構)的發展狀況和監管情況后,新的進展在8月2號拉開帷幕。

 

 

8 月2日,在第二屆中國普惠金融創新發展峰會上,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王文剛表示,要進一步完善六類機構的監管規制建設,加快補齊制度短板。 具體包括: 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行業新設行政許可研究; 《融資擔保公司非現場監管規程》《關于融資擔保公司監管有關問題的補充規定》。 并表示將盡快研究制定六類機構監督管理辦法,繼續推動《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等上位法盡快出臺。

 

演講實錄摘選 ★

 

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謝人民日報邀請,也非常榮幸今天跟大家一起交流普惠金融創新發展的一些問題。

 

下面我主要結合銀保監會的職責,與大家分享一下普惠金融領域多元化的供給體系,重點交流新型機構在發展普惠金融中的功能定位和發展思路。

 

我從三個方面來講解。

 

第一部分 ★

 

 

完善機構體系,形成多層次的普惠供給體系。 充分發揮六類機構的差異化補充作用。

 

 

六類機構立足本業,回歸本源,作為金融毛細血管,推廣普惠金融服務,推進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化解金融風險,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通過各自獨特業務模式和渠道,直接為實體經濟提供融資。 融資擔保公司通過擔保發揮信用增進、風險分擔和轉移的功能。 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通過資產處置,盤活不良資產,提升資產使用效率。

 

第二部分 ★

 

 

我重點介紹一下明確功能定位,引導六類機構服務普惠。

 

大家知道,2017年金融工作會議確定把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典當行原由商務部統一管理的交由原銀監會進行統一制定規制。 到2018年末,六類機構的監管體制基本確立,也就是銀保監會統一制定規則,地方金融監管局來實施監管。 我分類介紹一下六類機構的情況。

 

一是融資擔保公司。

 

融資擔保公司是通過擔保為資金需求方增進信用,為資金供給方分擔風險,使雙方實現有效對接,解決融資難。 目前融資擔保行業已經形成了完整的制度體系、機構體系、監管體系和政策扶持體系。

 

 

二是小額貸款公司。

小額貸款公司在拓展小微金融服務渠道和緩解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難、引導民間借貸健康發展,抑制地下金融和非法融資活動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目前小額貸款公司行業呈現良性發展態勢。

 

三是典當行。

典當行是從事以物質錢融資服務的特殊工商企業,既有類金融屬性,又有決當品銷售、鑒定、保管等商品流通服務屬性。 典當融資具有小額、短期、快捷、靈活的特點,辦理業務手續簡單,放款速度迅速,較好適應了小微企業、居民個人的短期應急融資需求,發揮了拾遺補缺的作用。

 

四是融資租賃公司。

融資租賃業務是指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和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交易活動。 從業務類型角度來說可以分為直接租賃、售后回租和轉租賃等形式。 2018年末,全國共有融資租賃公司接近1萬家,業內估算,融資租賃的資產總規模在6萬億左右。

 

五是商業保理公司。

商業保理是以應收賬款轉讓為前提,集貿易融資、商業資信調查、應收賬款管理及信用風險擔保于一體的新型綜合性金融和商業流通服務。 有利于在供應鏈中處于弱勢地位的小微企業,將應收賬款變現,實現資金流和貨物流的匹配。 本質上與基于真實交易合同、應收賬款轉讓為前提的綜合性金融服務屬于供應鏈融資的金融行為。 目前保理主要有直接保理、返保理和再保理等模式,2018年末,商業保理公司接近12000家,融資余額3000億元,90%的融資保理集中在廣東、上海和天津。

 

六是地方資產管理公司。

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主要進行不良資產收購處置業務。 目前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更加聚焦本源,專注主業,并不斷拓展主營業務模式,不良資產收購處置業務已經成為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通道業務、分層嵌套和非標業務等高風險經營行為得到有效遏制。

 

第三部分 ★

 

 

立足創新發展,持續推動普惠金融供給側改革。

 

下一步,中國銀保監會將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普惠金融的決策部署,把推進普惠金融發展放到深化金融改革大局中,引導各銀行保險機構和新型機構回歸普惠金融的初心和使命。 同時把握好打贏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關鍵時間窗口,彌補制度短板和監管短板,堅決整頓市場亂象,減少風險底線。

 

第一,優化普惠金融供給。

 

構建錯位競爭的普惠金融供給格局,引導金融機構找準市場定位,依托市場化機制,實現對不同客戶的分層供給,完善各類金融市場服務功能,提升透明度和活力。 鼓勵小貸公司支農支小、下沉重心,引導典當行轉入細分行業,強調民品特色; 鼓勵融資租賃公司回歸本源,立足本業,開展直接租賃。

 

 

第二,進一步完善六類機構規制建設。

一是加快補齊制度短板,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行業新設行政許可研究。 出臺《融資擔保公司非現場監管規程》,繼續推動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等上位法盡早出臺。

二是加強監管指導,壓實地方責任。 推動監管部門加強對地方資產公司的監管,推進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支持政策落地,加強融資擔保機構和經營融資擔保業務行為的監管。

三是統籌推進六類機構監管信息系統建設。

 

第三,堅持整頓亂象,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風險。

一是穩妥推進企業名單制管理,按照回歸本源、突出主業、扶優限劣的原則,推動行業減量增質,整頓行業風險亂象。

二是研究完善風險監測指標體系和分類監管機構,實施差異化監管,對主業突出、特色鮮明、風險可控的良好機構在業務范圍、地域范圍、資金來源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

三是進一步加強風險研判,建立健全重大風險應急處置方案,及時發現并跟蹤風險變化,加大風險排查力度。

來源:票訴之路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