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中錫:以核心企業為主的供應鏈金融,將轉變為產業鏈金融、生態鏈金融

2019-08-08 10:25:00
劉智遠
轉貼
187
海爾金融保理不是作為一個旁觀方,我們更多地要作為一個鏈接重構方,參與到產業升級中,使整個產業實現價值增值。 ”7月7日,海爾金融保理總經理劉中錫在以“財富助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為主題的2019中國財富論壇上如此表示。

劉中錫介紹,傳統上,金融機構可以服務到產業鏈一級供應商,但越到產業鏈后面傳遞,過程中的合同糾紛、法律瑕疵會越來越多。 產業鏈越是末端,獲得金融支持越難。 而海爾金融保理在打造一個信用生態賦能平臺,讓信用價值由核心企業向產業鏈上下游多級傳遞,甚至通過線上化實現實時傳遞,將企業信用價值變現。 這樣,在交易中、在融資中,能夠一定程度上改變處于末端的中小微企業的弱勢地位。 從以前核心企業為主的供應鏈金融,逐漸轉向升級為整個產業鏈升級發展的產業鏈金融,再進一步探索由產業鏈相關方共同組成的整個生態不斷升級的生態鏈金融。
劉中錫表示,深入產業之后發現,必須深度介入才能夠把產業附加值做出來。 在海爾金控“產業投行”模式指導下,海爾金融保理摸索出一種信用管理增值賦能方式,并命名為“鏈式信用生態”模式。 這種模式通過打通產業鏈縱深,去除中間商,建立了以合同為基礎的信用增值體系,在企業信用的基礎上,鏈接資源方進行共創,通過信用變現、流通,帶來產業生態的自演進、自迭代。
以下為發言實錄:
劉中錫: 大家好,今天我們論壇的主題是供應鏈金融與實體經濟。 很榮幸跟大家做交流。 我來自海爾金融保理。 2018年,基于應收賬款的全球業務量2.73萬億歐元,大中華區包括香港是5070億歐元。 也就是說這個量已經是非常大了。 剛剛張行長其實也提到,尤其在國外,大部分做保理的是銀行。 在國內2010年后,保理這一類企業逐漸發展起來,我們海爾金融保理公司也是2015年在重慶設立,逐漸發展起來。 它是在海爾財務公司服務海爾產業鏈上下游的經驗基礎上向外延伸。
傳統上,金融機構可以服務到產業鏈一級供應商,但越到產業鏈后面傳遞,過程中的合同糾紛、法律瑕疵會越來越多。 產業鏈越是末端,獲得金融支持越難。 剛剛張總也講過,要確權意味著可能是源源不斷糾紛,這非常難。 我們通過什么樣的方式,能夠替代確權? 比如,發票驗證是一種方式,支付也是一種方式。
海爾金融保理,是打造一個信用生態賦能平臺。 讓信用價值由核心企業向產業鏈上下游多級傳遞,甚至通過線上化實現實時傳遞,將企業信用價值變現。 這樣,在交易中、在融資中,能夠一定程度上改變處于末端的中小微企業的弱勢地位。 從以前核心企業為主的供應鏈金融,逐漸轉向升級為整個產業鏈升級發展的產業鏈金融,再進一步探索由產業鏈相關方共同組成的整個生態不斷升級的生態鏈金融。
海爾金控在2017年提出“產業投行”模式,我們把金融作為一個鏈接要素,切入核心企業,進而盤活整個產業鏈。 海爾有三十多年的產業發展經驗,我們知道產業里面有什么問題,也知道產業的金融需求和特點,這使得我們有基礎和經驗可以助力產業,進行改造升級。 我們不是作為一個旁觀方,我們更多地要作為一個鏈接重構方,參與到產業升級中,使整個產業實現價值增值。 總結來說,“產業投行”模式,是從產業痛點切入,鏈接資本、科技、資源去賦能核心企業,重構產業的生態價值,帶動產業升級,從而實現產業生態中各方的增值分享。 在“產業投行”模式指導下,海爾金融保理摸索出一種信用管理增值賦能方式,我們稱之為鏈式信用生態。
鏈式生態,比如舉一個例子。
在山東地區,玉米是主栽糧食作物之一。 在深入調研產業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玉米產業鏈上存在很多問題: 比如生產離散,核心企業與農戶信息不對稱,玉米生產供需不平衡; 玉米經銷商和農資經銷商層層加價,導致農戶種植成本、企業收購成本都高,利潤空間被擠占; 農業合作社采購農機具資金壓力大等等。 產業有痛點,我們就有機會。 在合作初期,海爾金融保理主要為核心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幫助企業解決短期融資問題,使它產能可以提高。 但深入產業之后,我們覺得要介入整個產業,讓產業真正地升級,才能夠把產業附加值做出來。 我們主動與產業鏈上下游建立聯系,與農民、企業及產業鏈各方交流溝通,梳理產業脈絡,引入行業資源,打通產業鏈縱深,通過去除上百家中間商,建立了以合同為基礎的信用增值體系,實現從化肥到種植到深加工到銷售四維一體的信用經濟閉環,實現產業賦能增值。
總結下來,鏈式信用生態,其實就是在核心企業信用的基礎上,鏈接資源方,通過信用的不斷變現流通,從單純的供應鏈金融服務升級為產業改造、升級、賦能的信用平臺,通過金融建鏈,重塑生態。 這種生態鏈金融模式,可以實現產業上下游企業互聯互通,采購方成本降低,銷售方的收益增加,最基礎的原材料供應農戶的盈利提高,這也是我們產業投行模式提倡的理念,讓各方可以共贏。 鏈式信用生態模式,我們運營一段時間以后,現在已經復制到棉花、釀酒、檸檬酸等產業鏈,覆蓋農民7000多戶,土地30萬畝,在環保、長租、科技金融方面也有進行模式復制。
這是我們的一個模式探索。 我們希望,在類金融機構探索為中小企業服務和為實體經濟服務過程中,我們不僅僅做債權或者資金支持,也可以通過深入相關產業,將我們的產業經驗分享給中小微企業,能夠為產業帶來賦能和增值。 也希望能夠跟在座的大家一起共同探討,為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不斷地添磚加瓦。 謝謝。
提問: 剛才提到企業擔保和后期供應鏈金融包括信用評級問題,如何進一步往下發展?
劉中錫: 我認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其實這在全球都應該是一個難題。 這個過程要有過程管控,不是像傳統的強擔保,而是締約還款,這個真實性很關鍵。 比如說通過發票可以驗證,通過核心企業的鏈條支付以及它的回款可以驗證,還有通過物流信息傳遞,驗證方式有很多種。 最簡單是核心企業之間確權,但確實這個過程不容易。 但做成對整個產業鏈增值、收益會提高。 還有通過核心企業確權,可以把信用逐級傳遞出去,采購成本降低,賬期能夠提高,其實都是收益。 這一塊兒如果能夠建立起來,或者是通過互聯網加物聯網的方式建立起來,意義是很大的。 謝謝。
來源:財經網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