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應鏈金融之反向保理的前世今生

2019-08-19 08:58:00
楊舸
轉貼
232

01 供應鏈金融之反向保理

在國家政策支持和“互聯網 + 浪潮”的推動下,中國的供應鏈金融領域產生多樣化的發展模式和創新服務類型,保理業務開始出現正向和反向之分。保理業務是指以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為前提的,集應收賬款催收、管理、壞賬擔保及融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

什么是反向保理,顧名思義,即依托于供應鏈核心企業的信用,沿著交易鏈條反方向,向與核心企業有長期穩定業務往來的供應商提供保理融資服務。作為一種傳統保理業務的創新,其通過實力強大的核心企業切入鏈,針對中小供應商資質較弱、授信額度不高、融資規模較小的特點,以核心企業信用替代中小供應商信用,實現供應鏈上下游資金融通的目的。

從目前為止的實踐來看,供應鏈反向保理 ABS 項目主要采用兩種模式,一種是保理公司受讓債權人(核心企業上游供應商)的應收賬款所有權的模式,作為原始權益人開展之后的資產證券化相關工作;另一種是代理人模式,即保理機構接受原始權益人委托作為代理人開展資產證券化的相關工作。

02 反向保理 ABS 之房地產

    在供應鏈保理 ABS 項目實踐中,房地產企業尤為突出。據數據顯示, 2017 年萬科供應鏈金融 ABS 發行量高達到 215.04 億元, 2018 年至今發行量為 102.79 億元; 2017 年碧桂園發行量為 98.93 億元, 2018 年至今規模為 294.00 億元,增長迅速。這兩家房地產企業均是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發行的供應鏈保理 ABS 產品,其總額在同類型 ABS 中占比超過 9 成。除這兩家外, 2018 年上半年其他房地產企業,包括保利、華夏幸福、新城控股等發行規模共計 118.28 億元。其中, 2018 年上半年,新儲架的規模高達 815 億元,詳見下表列示。

反向保理 ABS 的交易架構:

反向保理 ABS 基礎資產為保理債權,在此模式中,有三點需重點關注。

第一,核心企業付款方主體評級需要在 AA+ 或以上,由于反向保理依賴于買方(債務人)的資信,因此,一旦確定了核心企業,對買方的資信、行業、業務規模、實力等方面已經有了初步判斷。另外,保理基礎資產帶有追索權,則能起到雙重保障的作用。按照有無追索權分類,商業保理可分為有追保理和無追保理。有追保理系指當保理商受讓的應收賬款因任何原因(包括但不限于出現爭議應收賬款、買方無力支付或不愿支付等任何情形)不能按時足額回收時,保理商均有權向供應商進行追索,供應商應確保買方按時足額向保理商進行支付。

相反,無追保理則是由保理商獨自承擔買方拒絕或者無力付款的風險,因此相較于有追保理,無追保理對于保理商的風險更大。在實踐中,保理商往往作為資產服務機構為專項計劃提供基礎資產池監控、債權催收、資產與風險隔離管理等服務,若供應商與保理商簽訂的為無追索權保理合同,則對于保理商的風控制度、財務狀況及資信情況需謹慎分析。

第二,對于房地產業供應鏈來說,不管是行業集中度還是區域集中度都相對較高。應收賬款的直接債務人主要集中在房地產行業和建筑行業,行業集中度很高,且易受到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因此對于債務人的償債能力需要謹慎判斷。從區域分布來看,直接債務人分布一般與核心房地產企業在全國的地產項目布局趨同,對于區域化布局的房地產企業來說區域集中度相對較高。

第三,在增信措施方面,反向保理 ABS 的增信措施將核心企業的信用引入,在基礎層面作為共同付款人對基礎資產進行增信。為引入核心企業為其合并財務報表范圍內企業的清償能力提升信用,從底層基礎資產層面,通常有兩種不同的處理方式,分屬不同的法律關系,即并存的債務承擔(亦稱“債務加入”)與保證。主要區別在于,債務加入即在不免除原債務人義務的前提下,作為共同債務人向債權人承擔付款義務;保證是在原債務人不履行相應義務情況下承擔擔保責任的行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該類型項目以儲架發行計劃居多,由于供應鏈反向保理 ABS 的基礎資產同質性較高,萬科和碧桂園兩家目前均采用儲架發行的方式,并且采用“黑紅池”機制。關于“黑紅池”機制,通過儲架及“黑紅池”模式簡化了發行程序,減少保理公司資金的時間占用,大大提高了融資的靈活性,提高了融資效率。

03 供應鏈金融反向保理 ABS 未來方向

商業銀行參與其中

在政策不斷支持和鼓勵商業銀行開展中小企業金融服務創新的大背景下,我國商業銀行在長久以來為企業提供金融服務與業務合作的過程中,儲備大量資信良好的合作客戶??上蚱浜诵钠髽I推廣反向保理業務,為其供應商進行融資,一方面穩定發展的供應商可以保證核心企業關鍵原材料的供應,另一方面銀行可作為其他角色參與其中,資金托管人,承銷商,財顧或者投資方參與其中,增加收入。

特殊服務機構

特殊服務機構通過提供某種技術參與其中,例如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以區塊鏈技術為例,隨著我國保理行業的快速發展,保理公司增長迅速的同時也存在一些困境,例如,我國尚未形成既權威又健全的企業信用資信系統,保理公司在信用風險識別、評估、追究法律責任時困難重重;對于風險管理中的信息不對稱,特殊服務機構能夠提供區塊鏈技術,該技術的引入可以起到整合信息流及打通底層數據的作用,使得供應鏈上每筆交易都得以錄入并開放給所有參與者,且數據信息具有及時性、不可篡改的特點,加強底層資產質量透明度和可追責性,解決了各方對底層資產真實性的問題。特殊服務機構運用新科技進行技術支持能夠促進供應鏈金融在未來更好的發展。

文章來源:小資管大時代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