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青島港貿易融資事件 都是道德風險惹的禍

2019-08-19 09:30:00
劉智遠
轉貼
272

青島港事件并不是孤立的

  近期,突如其來的青島港事件攪得國內外銀行業和國際國內 大宗商品市場無法安寧。起因是青島德誠礦業的被調查引爆了青島港融資銅和融資鋁問題,進而引發青島港、國內外銀行、倉儲公司、國際資本市場和大宗商品市場的恐慌。那么,青島港事件是孤立事件嗎?為什么會發生青島港事件?

  先看第一個問題——青島港事件是孤立事件嗎?顯然不是:青島港事件的背后是融資金屬,融資金屬背后是融資貿易。融資貿易是一個現象。傳統的貿易融資是為了貿易而融資;而融資貿易則反其道而行之,是為了融資而貿易。以鐵礦石為例,如果為了進口鐵礦石用于銷售、煉鋼而敘做的融資,就是傳統的貿易融資;而如果為了融資而進口鐵礦石,相應地便容易出現囤積鐵礦石,則是融資貿易了。在 中國銀行業的歷史上,融資貿易由來已久。青島港的融資金屬出現之前,曾出現過融資油、融資礦,還出現過各種各樣的融資化學品、融資農產品融資礦產品、融資貴金屬。2007年的 天津中盛糧油 王偉案,2008年的寧波寧興鋼鐵史明案,2012年發酵2014年集中爆發的長三角鋼貿融資案,想必業內都不陌生。

  再看第二個問題——為什么會發生青島港事件?當然,這同時也在問融資貿易為什么會一次又一次輪番發生?這背后有著深刻的原因。

  很多人會說,空單質押和重復質押是罪魁禍首。按照《環球老虎財經》的報道,青島港“鋁的應有存量和實際存量相差8萬噸,銅相差2萬噸,也可能會更高?;蛟S是一些金屬失蹤了,也可能是這些金屬從來就沒有存在過——只是倉單文件增長了三倍”。是的,表面上看,青島港融資金屬事件的確與空單質押和重復質押有關,所以,銀行在查庫,港口在查庫,物流也在查庫。嚴格意義上,開展大宗商品融資,銀行必須要控制住貨權,并憑貨物未來的變現價值作為第一還款來源。所以,傳統貿易融資中的大宗商品融資劃歸為資產支持型融資。也正是因為傳統貿易融資中的大宗商品融資需要嚴格控制貨權,因此,即便融資主體信用惡化、市場價格下滑,只要大宗商品的變現價值足以抵補扣除預存 保證金之后的融資風險敞口,到期還款便不會有實質性的債項信用風險暴露。

  然而,目前市場上的大宗商品融資貿易很大一部分只憑信用并沒有控貨,另外的一部分即便有控貨也往往怠于監管。前者是融資貿易的應有之義,因為貿易本身只是為了融資,而信用融資才會融得最多的資金。此時的授信安全取決于融資主體的信用,而如果是聯?;ケ5脑?,將演化為一個又一個復雜的擔保圈信用。而后者則是融資貿易的歪門邪道,為了融資而不擇手段,喪失底線:所提供的支持性資產——融資貨物,只是以倉單文件形式出具的一紙空文。此時,銀行精心構建的以融資貨物本身的變現價值為依托的授信安全體系,已經形同虛設:沒有了融資貨物又何來變現。

  顯然,前一類大宗商品融資貿易,在貿易融資的意義上無可厚非。因為這一類大宗商品融資,只是披了貿易融資的馬甲,本質上就是一筆普通的流動資金貸款。其審批放貸、貨款回籠、到期還款,銀行本就應該參照流貸來控制信用風險。這一類大宗商品融資,要出問題,本質上屬于流貸的信用風險管理問題,怪不得貿易融資。

  而后一類大宗商品融資貿易不同,屬于嚴格意義上的貿易融資操作風險暴露。眾所周知,貿易融資與流貸最大的不同在于自償性,而自償性的保障就是對貿易融資背后的支持性資產的有效控制。一旦實現了對支持性資產的有效控制,貿易融資信用風險就會下降,其代價是控制本身會帶來操作風險的上升。這一類大宗商品融資要出問題,貿易融資責無旁貸。

  最后,如果要問青島港事件為什么會發生,恐怕與當前中國金融轉軌時期畸形的信貸環境和信貸文化息息相關。

  融資貿易的合理性

  融資貿易合理嗎?黑格爾說:“存在即合理?!憋@然,融資貿易也不例外。

  據《安邦》分析披露,“中國以大宗商品為擔保品的貸款余額多達1600億美元,相當于中國短期外匯貸款的31%”;而“近年來由于傳統信貸收緊,中國企業越來越多地運用大宗商品作為取得信貸的工具。銅、鐵礦石、橡膠、大豆及黃金,都扮演過擔保品的角色”。顯然,這里的“擔保品”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并不一定具有擔保法意義上的大宗商品“擔?!惫δ?。

  為了融資而出現的融資貿易,本就是希望利用貿易背景來融資,自然是融到的資金越多越好;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融資貿易希望將融到資金投到貿易以外的項目,并以貿易以外的項目作為還款來源。顯然,這樣做是絕無法滿足傳統貿易融資的自償性要求的。因為在傳統貿易融資下,自償性要求所融資金要么用于購貨備貨,要么用于提前兌現賒銷形成的應收賬款。前者資金無法用于他途,后者并沒有新增資金。換言之,如果在傳統貿易融資自償性的封閉流程中操作大宗商品貿易融資,必定無法實現融資貿易籌措資金追逐高收益項目的初衷。因此,實務中的融資貿易,必定要以主動放棄或被動失去自償性為代價。青島港事件發生后,媒體將無法實現自償性的情況分為了三類模式。

  第一類、第二類均屬于主動放棄自償性的情況。第一類中比較典型的是部分保證金憑授信開證,也稱“普通授信”開證?!捌胀ㄊ谛拧遍_證下,貨到后銀行不控貨,貨物變現的資金即為融資獲得的資金。所獲資金在信用證到期付款之前,企業可以用于他途。信用證到期付款時,收回所獲資金對外支付。青島港事件中的一部分案件,屬于這一類,相對正常。但由于銀行主動放棄了自償性,增加了信用風險的控制難度。第二類從形式上與第一類無異,但企業為了最大限度地實現融資貿易的初衷,采用了虛構貿易合同,操作重復貿易和空單貿易等做法,進一步放大了信用風險控制的難度。青島港事件中也有一部分案件屬于這一類,不正常。

  第三類屬于被動失去自償性的情況。此類情況從融資模式看并不存在失去自償性的問題。如部分保證金憑授信開證,貨到后轉為銀行控貨,也稱“控貨授信”開證。銀行控貨中的貨物變現的資金即為融資獲得的資金。其自償性就在于,融資所獲資金在信用證到期付款之前,只能提存或用于補足保證金,不得用于他途;信用證到期付款時,所獲資金對外支付。但在實際操作中,有些企業為了實現其融資貿易的目的,會在銀行控貨下的存貨和倉單上做文章,通過偽造倉單,操作重復質押和空單質押,使控貨名存實亡。青島港事件中的相當一部分案件屬于這一類,不正常。

  顯然,融資貿易之合理,主要是指第一類正常情況說的,即基于正常貿易背景的普通授信開證。而掀起國際國內市場驚天駭浪,并廣受業界詬病的則是后兩類不正常的情況。

  融資貿易的合理性,到底體現在哪兒呢?對于一個企業來說,缺少資金便需要融資。不同的融資渠道,奧妙則各有不同,有的小額,有的大宗,有的便利,有的低息,有的需要受托支付,有的可以自由使用。資金有高地,也有洼地。同樣是票據貼現,長三角會比珠三角便宜,珠三角會比京津冀便宜,歐美成熟市場會比新興經濟體便宜。相對而言,貿易融資的各項優勢都比較明顯,可以異地詢價,可以全球詢價,可以以全球最便宜的價格獲得融資。融資貿易,便是借助于境外出口商的低成本融資,獲得貨物,進而以貿易背景進入境內變現補充流動資金。

  市場經濟下資本逐利,追求高收益投資項目,也追求低成本融資渠道。這便是基于真實貿易背景的融資貿易的價值。

  由操作風險引發的案件

  貿易融資與流貸相比,由于具有自償性,所以,風險比較低。準確地說,應該是信用風險比較低。但有一個代價,即必須通過封閉流程來控制住支持性資產,以實現自償性。而這也意味著操作風險的上升和信用風險的下降。這是貿易融資的一條極其重要的風險蹺蹺板規律。如果沒有控制住操作風險,那么,貿易融資的自償性就會落空,進而就會倒逼信用風險暴露。

  貿易融資的整體信用由主體信用和債項信用捆綁而成。主體信用,指的是以授信主體所擁有的全部資產作為還款來源構成的還款能力;債項信用,指的是以授信債項所對應的特定資產作為還款來源構成的還款能力。前者決定了違約率(PD),后者則決定了違約損失率(LGD)。貿易融資背后的自償性,直接降低了貿易融資的債項信用風險,從而帶動整體信用風險下降;因為有自償性在,違約損失率會相對較低。貿易融資操作風險的失控,直接觸發的是債項信用風險的暴露;而如果債項信用風險可控,即便主體信用風險形成暴露,可能也不會有實質性的損失。

  青島港事件之嚴重,一在于虛構貿易,二在于偽造倉單。二者都指向了操作風險的暴露。前者否定了貿易融資的前提,后者架空了貿易融資的資產,自償性因此落空。與之相應,就會出現資金流向失控和還款來源失控,這是必然的結果。實務中,控制偽造倉單,主要是從倉儲監管信用體系的建立入手:簡單者,如建立倉儲企業評級體系并核定授信倉儲限額;復雜者,如建立動產質押平臺;綜合者,如建立交易所平臺和交易市場平臺等。實務中,控制虛構貿易,關鍵是確認貿易合同的真實性,如使用BPO進行訂單確認,如要求買方對賣方待轉讓的應收賬款進行確認,如由銀行直接送達預付票據給買方,如簽訂供應鏈融資三方協議等。

  試想,如果貿易融資的操作嚴格控制,封閉流程,確保自償性,青島港會出現那么多融資貿易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低成本融資無法用于高收益項目,融資貿易便失去了大部分的動力。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從這個意義上說,貿易融資確是一個高操作風險的領域。在利率市場化背景下從歐美成熟市場引進后日益本土化并需要逐漸與國際接軌的國際國內貿易融資如此,鋼貿融資所涉及的供應鏈融資如此,青島港事件所涉及的大宗商品融資尤其如此?!皼]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

  堅持行業底線

  俗話說:“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薄敖鹑诜諏嶓w”的本質要求,貿易融資必須基于真實的貿易背景。這是行業的底線,也是監管的底線。

  融資貿易中的虛構貿易和偽造倉單,脫實向虛,背離宗旨,公然挑戰了底線,破壞了貿易融資的正常秩序,當屬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怎么打呢?暴露與懲罰。見不得人的,遮遮掩掩的,撕掉偽裝,使之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明知故犯,違法違規,堅決懲處,以警示后人,避免重蹈覆轍。銀行主動放棄自償性下的虛構貿易和被動失去自償性下的偽造倉單所導致的資金流向失控和還款來源失控,顯然,均屬于嚴厲打擊之列。

  然而,僅僅打壓是不夠的。打的同時一定要看清楚了,千萬不要把小孩和洗澡水一同倒掉。銀行、監管、企業、物流和港口,是否需要反思一下,是否需要規范與引導。因為一個好的制度,會讓壞人變好,一個壞的制度會讓好人變壞。

  銀行被動失去自償性下的偽造倉單導致的資金流向失控和還款來源失控,其本質是存貨動產監管失控。融資銅、融資鋁、融資油、融資鋼材、融資礦本身,沒有固有的物流標識,通常為混同存放,難以直接區分彼此的所有權人或質權人歸屬。此時,銀行融資的安全,將取決于存貨所有權或質權的安全;而存貨安全,將取決于物流或倉儲企業的監管信用。存貨監管信用,歸根結底,取決于完善且嚴謹的監管制度、作業流程和有效的內控體系。如果物流或倉儲企業,僅僅憑一句話,就可以說,這是A銀行的銅,那是B銀行的銅,就可以隨意出入庫,那顯然就是把存貨監管當成了兒戲。而銀行融資的貸前、貸中和貸后三查全過程中的一次又一次巡庫,卻沒有發現偽造倉單,同樣也出人意料。眾所周知,青島港事件不是第一個存貨監管失控的案例。這說明了一點,單靠一個個物流或倉儲企業,是很難建立起一個具有公信力的存貨監管體系的。因為,單獨一個物流或倉儲企業,由于直接與貨主接觸,利益捆綁過于緊密,在沒有第三方有效制約的情況下,很容易被貨主收買,與貨主合謀,肆意踐踏銀行的利益。

  “倉儲業的‘門檻’非常低,即便在保稅區倉庫,要注冊倉儲企業也很簡單。有些企業沒有場地,只要租借場地就可以注冊?!敝袊鴤}儲協會保稅倉儲分會的有關人員介紹說,“大宗商品重復質押一般都是貿易商與倉庫經營者共謀而為,由倉庫為客戶‘打掩護’:在銀行或相關機構拿到倉單前來查驗時,小倉庫的業主往往會配合貿易商客戶提供虛假證明?!?

  今年以來,中國物流金融協會的物流金融服務平臺、 上海鋼聯的動產質押平臺、東方鋼鐵的電子交易平臺等的推出,就是希望打造一個具有公信力的平臺,全程控制存貨動產交易過程,通過交易部門、倉儲部門、資金部門的分工協作和互相制約,實現對資金的劃撥、存貨的存儲和出入庫等關鍵環節的有效監管。對于提供融資的銀行而言,在誰都可以提供倉儲的情況下,對物流和倉儲企業進行業務資質的認定和審核、對準入準出嚴格把關,顯然是非常重要的。同樣,銀行也應該也一定會找到避免虛假貿易的辦法,并積極踐行。

  整一整,更健康,青島港事件亦當如此。

  來源:中國外匯   作者系 興業銀行資深國際業務專家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