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為什么做不起來?

2019-11-18 15:15:00
劉智遠
轉貼
94

我國在 金融 領域的一個典型特征其實是資金的流動性嚴重過剩,而 經濟 層面則屬于產能嚴重過剩,保理本質其實是基礎于 商業 貿易 基礎上的信用 管理 工具,在這兩個典型的宏觀性背景下,保理的發展受到諸多的現實實踐性的制約,使得保理業務在我國一直處于尷尬境地,原先被寄予厚望的解決小企業融資難的重任也并沒有得到很大的解決,雖然今年的 銀行 系的保理業務突飛猛進,但是 個人 感覺這個更多還是銀行放貸沖動下不斷尋找放貸理由的結果,這個可以從我國商業保理公司的現實規模僅在百億左右看出這個端倪,個人也比較相信銀監會關于保理業務規范的一系列文件的下發,將會把保理的規模又重新壓回到尷尬的境地中去。 從某個程度也說明了,保理扮演的角色更多是規避監管的一種通道和方式。 那么為什么這個在國外貿易融資的主流融資模式,在中國會如此尷尬呢?保理業務的實踐中的問題具體是那些呢?我嘗試著理解,主要是以下幾個原因吧。

第一個是金融的所謂的嚴重流動性過剩,表現為我國的資金供給嚴重供大于求,至少是結構性的供大于求的階段,過去幾年經濟的高速增長,大量的外匯流入最終都是形成了我國現實的貨幣投放規模逐年上升,而又由于受到極為嚴格的外匯管制,資金無法出去,都只能沉淀在國內的,最終在這個封閉的市場體系里東奔西逃,不斷尋找突圍的方式,不斷的推高了資產的泡沫化同時,也形成了一個和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使得大量的金融機構在發放貸款上其實更傾向于投放給大中型企業,因為這些企業,第一體量大,能容納更多的資金,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的確在現實中大企業跟小企業比,相對更容易評估風險,小企業的風險評估難度更大,而且所花的時間更多,不確定性更強,反映成投入產出的嚴重不成占比,最終兩個和在一起都使得銀行一窩蜂的擠入到大中型企業中去。

使得銀行在面對這些企業的時候,銀行基本上喪失了議價能力的,對于企業而言都倒逼著銀行不得不發放極為便捷的流動資金貸款,我在《浙江經濟怎么了》這篇文章里提到過,什么金融創新,其實都比不過流貸的,這個絕對是中國金融高度發達的畸形表現,所謂的供應鏈融資、保理融資等更貼近實體企業現實資金匹配情況的融資方式,跟流貸一比較,壓根就無法推出,因為即使推出了,企業也不會選擇使用。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流動資金貸款更為便捷和符合客戶心理的貸款產品了,反正你們別管那么多多,只要給我錢,我到時候還就是了,你們管那么多干什么,不給流貸就別來找我了。 客戶的心態很是簡單直接粗暴。 而你毫無辦法,而流貸帶來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客戶的實際貸款需求是無法測算的,而且即使測算出來了,也無法約束企業的事后行為,很多企業都道不同的銀行獲取相同額度的流動資金貸款,最終表現為企業往往獲得跟自身實際經營十分不匹配的貸款金額。

從這個角度來看,供應鏈融資也好,保理融資也好,實際上都是打掉企業這種不合理貸款需求的有效辦法,這些融資辦法的推出最終是為了讓企業的融資跟自身規模經營能匹配起來,但是沒有企業內心是會接受這個安排的,大量的企業都是想盡一切辦法套取銀行信用,然后可以獲得更多的資金,可以支持他們不斷的擴張,投入到更多的行業,哪怕只是套取信用放貸也好,所以所有的供應鏈融資也好,保理融資也好,都成為了銀行一廂情愿的自作多情罷了,良好的愿望總歸只是愿望,實際的情況就是,只要金融產能過剩的情況不打破,哪怕銀行即使給了客戶所謂的供應鏈融資等方式,也都是最終會幫著企業進行人為的造假,想盡一切辦法去套取資金的,沒辦法,現實就是如此,因為你不這么做,客戶就找別的銀行去做,在一個充分博弈的市場里,銀行大多采用不斷提高風險容忍度辦法來進行客戶營銷的,所謂金融創新,很多時候都是為了發放貸款的同時規避則責任而尋找的理由和文件依據罷了,我一直說,風控 技術 只是輔助性措施,無法決定最終的風險質量,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風控跟業務永遠是博弈體,好的風控往往意味著你沒有客戶,在業務沖動的驅動下,使得所有的文件規章制度都形同虛設。

我們回頭來看,今年的保理業務規模大面積上行,很大一個程度是因為打著保理的旗號,能規避監管,而更容易變相發放貸款罷了,一方面是因為保理是個相對較新的領域,沒有統一的監管標準,各個銀行自主權限較大,例如關于合格的應收賬款的規定,本身就是欠缺定義的,很多時候,應收賬款不是你發了貨,人家欠你錢就一定是合格的應收賬款,合格的應收賬款的定義是需要你們雙方發生多年的業務往來,建立了穩定的交易規模,而且交易記錄都必須平穩,不能有大起大落,這里面其實本身就暗含了交易雙方存在一定的互信作為基礎的,但是現在的很多銀行所操作的保理,都是人為的嵌入一個交易對手,為了貸款人為的創造一筆應收賬款出來,然后就給貸款了,離所謂的合格應收賬款相去甚遠。

事實上,今年 能源 領域內保理問題頻發,其實反映的問題的實質其實就是通過保理來繞開對一些敏感行業的信貸投放的問題,給不了你貸款,那怎么辦?我給你的上下游放貸。 你沒上下游怎么辦?我給你創造上下游,總能給你想出辦法來,其實都不屬于正常的保理范疇。

但是因為沒有明確的監管管理辦法,所以各行都自主進行定義,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心態很濃厚,這些最終都使得實踐中能操作騰挪的空間也的確較大,打擦邊球顯得更為容易。 七月份的銀監會的關于保理的文件下方,顯然是看到了這個問題,在進一步規范操作流程的情況下,相信銀行又要開始玩貓抓老鼠的游戲了,尋找下一個通道。

第二個層面的問題來自于實體經濟的 運營 層面,由于產能的嚴重過剩,使得我們會發現供應商在實踐中是極為弱勢的,是明顯處于不平等的地位,這個地位的改變,是無法通過所謂的法律等條件進行改變的,這也就使得保理的開展的可能性極低,所謂保理,基本在中國被等同為放貸工具,事實上保理更多其實是信用管理的工具,但是由于不平等的地位存在,所謂信用管理基本上形同虛設,因為你的弱勢地位,也決定了你壓根沒有什么信用好管理的 。

我國的供應商為了把貨物銷售出去,所接收的條件是極為苛刻和不平等的,舉例,目前的制造業大型采購商基本上都是采購零庫存模式,把大量的庫存都轉嫁到了供應商的頭上,也就是說,哪怕供應商的貨物入了采購商的倉庫,都還不算銷售實現,必須是采購商,根據每個月的實際使用情況,然后再開結算單,確認使用數量之后,才能稱之為銷售實現,出現的情況就是往往一堆貨物交付之后,要好幾個月之后,才能被使用完畢,這期間的庫存都是計算在供應商頭上的,所有的的代價則是有供應商來承擔的,采購商就是通過這種方式現實的無形中占用了極大的資金占用,變相的獲得了信用擴張,而從保理的角度來看,因為采購方必須使用完畢貨物之后,才能稱之為是合格的應收賬款,在使用貨物之前,壓根無法進行應收賬款買入的行為,這段時間的保理就無法操作。

那么在貨物使用完畢之后呢?保理就可以操作了么?目前的大量采購商的付款要求,雖然規定了開票后六十天付款,但是現實的情況是往往在到期之后,還會在繼續拖欠供應商的款項,而且往往拖欠時間都是根據企業經營狀況來決定的,還有的則或者干脆支付給供應商銀行承兌匯票,在沒有保理介入的情況下,雙方的劃款行為是非剛性的,甚至是可以自我雙方協商決定的,而一旦介入了保理之后,這種非剛性的行為,就演變成了剛性的銀行借款的行為,無論是明保理還是暗保理,都在無法到期回收資金的時候,演變成了銀行介入的情況,最終讓采購商的付款行為就變成剛性行為,最終出現的情況就是,大量強勢采購商,不愿意在跟供應商合作的情況發生。 如果給的是承兌匯票,則更要跟采購商協商要安排指定人員前往領取才行,否則一旦供應商拿到了承兌匯票,直接貼現之后,你一點辦法也沒有,而且即使銀行拿到了承兌匯票,如果供應商不配合的情況下,你還一點用都沒有。

所以在我國保理如果沒有采購商的配合的情況下,發展基本上就是一條死路,但是采購商愿意配合么?在沒有好處,只有壞處的情況下,自然不愿意加入。 那如何才愿意加入呢?那就要給予擴張信用,所以往往我們會發現在中國操作保理業務,回到最后就等同變相給采購商進行信用擴張,說簡單點,就是給采購商更多的賬期,把本來三個月賬期擴張為半年,或者擴張為一年。

但是這里衍生出來的問題是什么呢?如果一味的給采購商擴張信用,回到最后其實不但達不到保理融資本身降低風險的目的,反倒還加劇了風險的集中,因為有杠桿的加入,理論上給了供應商更多的資金,更快的生產效率,但是回到最后,對于供應商而言,風險是不斷的累積的 ,因為前提是采購商能及時支付貨款,如果采購商出現問題,那么對于供應商而言是做得越多,風險越大,絕對未必是好事情。

回到最后,這個領域層面的問題一方面是產能過剩所帶來的雙方地位不平等的問題,還有個重要的問題實質是保理業務所倡導的信用管理體制,最終對抗的是中國幾千年來所形成的傳統商業邏輯,這個商業邏輯的背后是根深蒂固的商場潛規則,這個潛規則就是人情商業 文化 ,沒有剛性的時間節點,只有彈性的因人因事 不同的協商,這就是幾千年來我國的所謂人情社會所形成的信用關系。 所以,我自己感覺一樣新興事物在面對這種背后的文化沉淀的時候,往往難度是極大的。

這里很多人會問,難道只有弱勢的供應商么,就不能操作強勢的供應商么?這個問題咋么回答呢?就說一句話吧,強勢的供應商,一般不輕易給人做賒銷,其實做了,人家的信用管理做的一點也不比銀行差,而且現金流也會很充沛,對于銀行而言,一般這類企業都會采取直接發放流貸的方式,基本用不到保理這樣又麻煩,又復雜,也不方便的融資模式。

        最后再扯點虛的,保理業務的本質前面說了,其實是基于商業活動的信用管理工具,他反映的是商業信用的信貸化過程,這個過程歸根到底還是立足于商業信用的,離開了商業信用,發展保理業務基本是不現實的,這里就是一個極為宏大的命題了,涉及到是整個社會的信用體系建設的問題,必須以道德為支撐,產權為基礎,法律為基本保障,才能規范企業和個人的信用行為,促使企業和個人重視自己的信譽,實現信用產生價值,違約得到懲罰的現實環境,如果無法多種措施并行,就必然是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過程,在現實的保理過程中,我們經常會碰到大量采購商拒絕承認應收賬款的現實存在,通過一系列的方式來逃避正常商業信用的情況發生,更重要的是在現行法律環境下,即使證據完備的情況下,涉及到訴訟環節的一系列流程走下來,基本上都需要極長的時間,一方面是基層法院人力不足,另外一方面也是專業性不夠,都使得從道德、產權、法律各個環節都出現無法配套跟上的情況,保理就成為了極為吃力不討好的業務類型了,所以回到這個邏輯下,一個商業信用不發達,法制建設不健全的社會,是不具備發展保理業務的現實可能性的,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國保理問題的話,其實很多專家所說的我國保理人才缺乏,保理機構專業度不夠等等問題都是表面化的問題而已。

作者:江南憤青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