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航天來思考和謀略商業航天(上)

2019-12-17 15:07:00
木子
轉貼
165

商業航天的辯義

       商業航天是什么?這個問題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答案,在商業航天的發源地美國,這個詞匯的發展經歷了兩個階段。

早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國會通過法案,允許民間組建航天企業,向市場提供航天發射、衛星通信、衛星遙感等服務。其中明確帶有“商業”字眼的法規有:《空間商業發射法案》(1984年)、《商業空間法》(1998年)、《陸地遙感商業化法》(1984年)、《陸地遙感政策法案》(1992年)、《商業遙感政策》(1994年)。

2003年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事故后,美國航宇局決定將近地軌道載人航天活動承包給企業,稱為商業軌道運輸服務。到了2015年,美國眾議院表決通過《關于促進私營航天競爭力、推進創業的法案》和《商業航天發射競爭法案》。這使商業航天正式成為一個完整的,有特定含義的詞組。

至于衛星通信廣播,在美國一開始就是商業化運行的。國際通信衛星組織轉型為國際通信衛星公司,標志著這個領域徹底進入了商業化形態。因此,這成了商業航天中一個形成共識、不需要討論的領域。

由此可見,在美國,商業航天是伴隨著政府運營向政府采購轉型而逐漸形成概念的,而且,在今天公認的商業航天企業中,有很多其實是傳統企業,例如正在承擔國際空間站貨運任務的軌道科學ATK公司和正在研制CST100飛船的波音公司。

中國的情況則有很大的不同。在遙感領域,資源一號衛星上天之前,中國沒有自己的民用遙感衛星,只能采購國外數據源,由此催生了一大批國外衛星圖像代理企業。一定程度上比美國更早地建立了商業化的政府采購制度。在通信廣播領域,中國很早就組建了中國通信廣播衛星公司,但迄今為止,擁有衛星通信牌照的企業只有中國衛通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電信集團衛星通信有限公司,屬于壟斷經營,很明顯,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商業化、市場化。

在載人航天領域,中國則沒有一個美國航宇局那樣的強大政府航天部門,更沒有多個飛船供應商可以選擇。實際上,美國航宇局只用5億美元把太空探索技術公司扶植成一家具有飛船發射能力的企業。而中國現有的所謂商業航天企業,都不可能只用這么一點錢就可以被扶植成SpaceX。

中國的商業航天及其企業,都在尋找自己的發展道路。但,面對中國航天產業的復雜格局,真正意義上的商業航天到底應該是什么呢? 在這里,我們(這里所指的“我們”,是行業關聯部門及各位人士)覺得首先要探討一個適合中國現階段航天發展的商業航天概念: 以市場經濟原則運行的航天產業,包括航天器制造、發射服務、航天服務、地面設備制造。

這個定義是在美國衛星產業協會關于衛星產業領域劃分的概念基礎上做了一定的擴展,主要是為了容納商業化近地軌道載人航天活動。從這個定義出發,我們來逐條分析我國的商業航天到底應該怎么玩,以及中國民營航天企業的創業者到底可以有什么樣的市場機會,或者說,會有什么樣的市場機會。

商業航天不等于航天發射

航天器制造可以分為飛船、火箭和衛星制造。除了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今天的中國沒有人可以介入飛船制造。而那些自稱要做中國SpaceX的企業,還算明智或者說還算謙虛,都沒有對此做出這個角度的忽悠人的宣傳。至于衛星和火箭,我們早已在此前的社論中作出過闡述——這并不是適合民營商業航天企業發揮的領域:沒有人才、沒有技術、沒有市場,中國的商業航天創業者們,即使拿到了如馬斯克那么多的錢,也做不到SpaceX的成績。如果拿不到長期采購意向,自費造火箭就純屬玩票。哪怕發射成功,所消耗掉的巨額資金,也是投資人不堪承受的。需要強調的是,這里必須厘清政府采購和政府扶持的區別。政府為教育科研目的,而向企業采購衛星,屬于商業行為。而政府全資投資給某個企業去搞商業衛星,就違反了市場經濟原則,不屬于商業航天。

很顯然,衛星、火箭制造以及發射服務,這個市場的門檻超過了絕大多數民營企業的能力,同樣,已經產生的所謂商業遙感衛星,多數都是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則的。

航天服務業的情況要復雜一些。傳統意義上的衛星服務業包括:大眾消費通信服務、衛星固定通信服務、衛星移動通信服務、遙感服務和航天飛行管理服務。其中,大眾消費通信服務包括衛星電視業務、衛星音頻廣播業務和衛星寬帶業務;衛星固定通信服務包括轉發器租賃協議和管理網絡服務;衛星移動通信服務包括移動數據業務和移動話音業務。從目前來看,航天服務業的范疇,在商業航天概念提出的那天起,就應該更加廣泛些,比如,位置服務和太空旅游等就完全應該納入航天服務業的范疇。

在中國的政策環境下,因為壟斷格局和部門協調方面的問題,傳統的衛星通信廣播行業很難向民用產業開放,但Ka頻段高通量衛星的市場似乎帶來了新的希望。對地觀測位置服務市場是開放的,尤其是位置服務市場幾乎沒有任何準入限制;衛星通信和導航地面設備制造同樣沒有太高的準入門檻,不少中小企業就是從北斗用戶機、衛星電視直播接收機和衛星通信地面站零部件起家的。

從某個角度說,作為中國傳統航天企業代表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對于商業航天的認識比目前其他任何平臺的,包括民營企業等,要更加深刻而具體得多。早在上世紀,航天科技集團公司就把應用衛星、衛星應用定位成支柱型民用領域。商業航天概念興起后,航天科技集團公司同樣先知先覺,采取了一系列論證和研討活動。不但如此,航天科技集團公司還采取了系列實質性行動,其中,有代表性的舉動包括但不限于如組建了西安民用航天產業基地等機構。

這樣的舉措,可以看作是一種努力突破自身定勢、跳出傳統航天思維的努力。雖然至今還沒有迎來爆發式的成長,但常言道,努力首先需要方向是正確的,否則,一切只是白努力。如果混改的初衷能夠實現,這家國有軍工集團公司一定能衍生出一大批有競爭力的商業航天子公司或提前布局相關平臺,以案例來主動推動混改及我國商業航天的實質性發展進程。

跳出航天看航天

那么民營企業的機會在哪里呢?在上一節的分析中,其實已經給出了答案。

衛星遙感服務和位置服務、高通量、衛星通信服務、衛星地面設備制造……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衛星應用領域,應該是民營商業航天企業應當努力的方向。

這些專業看起來與發射衛星和飛船的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相差甚遠,似乎也不足以引起新聞媒體的重視。但實際上,迄今為止,真正成功的民營商業航天企業都出自這個領域。

說到這里,或許有人會說,國內的衛星應用市場困難重重。很多細分市場簡直就是鐵板一塊,哪里有發展的空間呢?事實上,各個細分市場都存在著相當多沒有被認識到的市場需求。在以往,由于相關技術不夠成熟,這些市場需求可能無法得到滿足。但隨著技術的進步、數據的積累,市場的機會完全可以被逐步打開。

有相當多的企業已經在衛星應用領域取得了突破。這其中包括作為位置服務支持商的高德地圖、百度地圖、騰訊地圖;作為地面設備制造商的星展測控、海格通信、華達微波、雷科防務等等。這些企業已經在市場中摸索出來了自己的定位,打造出來了可操作性的盈利模式,形成了可持續發展的穩定態勢,前景不僅僅是良好的,也得到了投資人的普遍認可。

如果我們進一步詳細分析這些企業的商業模式,就會發現他們并不是從衛星、火箭的角度來思考商業航天的,他們都可以說是跳出了航天,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待如何應用航天技術和空間基礎設施來發展商業航天。例如,星展測控投身航運業;海格通信致力于提高軍隊信息化水平;雷科防務專注于國防電子和軍工技術民用;圖商們探索著如何為人們提供更好的導航和位置服務……

有志于商業航天的人們,更多地利用自己在航天之外而不是航天之內的優勢,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看待和思考商業航天,更關心“地下”而不是“天上”,才可以為商業航天找到自己的突破口及江湖地位。

同時,從另外一個角度,說沒有市場,或者市場開拓很難……這些消極、被動的觀點和思維,其出發點本身就是自己框死自己,與市場思維、商業思維相距甚遠。真正的市場,恰恰是創造出來的。大家可以回憶一下《衛星與網絡》的刊首語《從0到1,心懷夢想》中所主張的:藍海的發現,往往來源于改變世界的夢想(點擊閱讀此文)。具體到我們的航天產業,有多少藍海不曾被人涉足?數十年來,專家們反復論證,中國是何其適合發展衛星通信廣播、衛星導航定位、衛星遙感……但時至今日,我們看到的還是整個產業鏈圍著自己企業的那點業績轉;圍著政府的那點需求轉;忽略的是整個市場及全局,從這點來講,真正的商業航天市場依然是“0”。

真正的市場靠引導,而且是需求引導,消費引導。


(來源:衛星與網絡)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