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SpaceX?NO!這才是中國商業航天的正確打開方式

2020-01-03 11:11:00
木子
轉貼
137
摘要:杰夫·貝索斯從電商做起,事業取得很好的成就后進入航天;伊隆·馬斯克從在線支付做起,積累足夠資金后投身于火箭;格里格·維勒則從計算機主板散熱器,淘到第一桶金后開始籌建全球星座......如果你真有情懷,真愛航天,也已經有一定的資金實力,那么,商業航天的創業者們,請從航天產業的“最后一公里”做起,并以真正的格局和良好的運營模式,吸引到資本和人才,打下一定基礎后,大家再來談:如何逐步實現飛天的夢想。畢竟,商業航天不是玩概念;不是跑馬圈地搞點錢花;或者弄塊地蓋房子炒房地產;更不是帶著團隊上電視節目作作秀......做不出什么實質性的工作的人們,應該停止忽悠。

商業航天的正確打開方式

3月的最后一天,“鋼鐵俠”馬斯克完成了獵鷹九號的又一次飛行。

這是馬斯克,也是全人類第一次使用回收后重復使用的第一級火箭來實施再次發射,這一天,必將載入史冊。私人火箭、海上回收、重復使用,這些夢想在航天界探討多年,如今在同一個人手中經歷反反復復,最終變成現實,叫人如何不羨慕?

早在馬斯克發射獵鷹一號火箭的時候,他的大名就傳入國內,和喬布斯一起,成為中國科技創業者們的偶像。體制內外的不少年輕人都期望著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如同馬斯克那樣風光。時間總是很快,轉眼就是幾年過去了,完全來自民間的“商業火箭公司”目前還無法比擬馬斯克,或者直接點說,連類似的趨勢暫時也還沒有看到。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情況?

這其中并沒有什么奧秘,如果要指出真正的原因,那就是:

目前的中國商業航天市場,有的只是一捅就破的肥皂泡。

巨人肩膀上的馬斯克

在投身航天之前,馬斯克已經是一名億萬富翁。有可觀的資金可以拿來搞火箭。后來,馬斯克又從金融市場和特斯拉電動車上弄到了不少錢。這就給不少人造成了一個錯覺:只要燒的起錢,就可以從事火箭研發和發射服務行業。但很多人對其他一系列真正而明顯的決定性因素卻視而不見、絕口不提:

1商業航天法案先行

早在1984年,美國就制定法律,要求NASA在條件成熟的時候,選擇商業企業來承包航天飛行任務。此后,美國國會連續制定多條法案,持續為推動商業航天飛行而努力。到2002年6月,SpaceX公司才建立起來。

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失事之后,商業航天的緊迫性凸現出來。NASA很快提出了所謂的“商業軌道運輸服務”計劃,資助商業企業研制火箭和飛船,用來承擔國際空間站的貨物和人員運輸工作。2006年SpaceX公司贏得第一輪合同,獲得了5億美元的資助金;2008年12月22日,SpaceX贏得第一輪正式運輸合同,執行12次飛行任務;到2012年,SpaceX才實現了第一次前往國際空間站的正式貨運飛行。

因此,核心的第一條是:先有商業航天法案,后有SpaceX。

2關鍵技術做堅強后盾

SpaceX公司先后發射過獵鷹一號和獵鷹九號火箭,其各級主力發動機都是灰背隼-1系列。雖然灰背隼-1從A型起步,先后發展出了用于第一級的B、C、D型和用于第二級的C真空型、D真空型,但其發動機的核心部件——用于向燃燒室供應燃料的樞軸式噴注器——來自于阿波羅計劃登月艙下降段發動機。阿波羅計劃結束后,這種精密而復雜的設備就被束之高閣。直到2000年前后,NASA和美國國防部聯合啟動了“航天發射創新”(也有人譯為“空間發射倡議”),老牌航天企業TRW公司利用這項基礎設計了TR-106發動機。相關技術后來被帶到了SpaceX,成為灰背隼-1的基礎。

核心的第二條是:關鍵技術來自阿波羅。

3航天專業工程技術人力資源充裕

前文說到TR-106的技術被帶到SpaceX,是因為“航天發射創新”計劃下馬。TRW公司因為失去了發展前景,被迫尋求收購。2000年,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買下TRW的航天業務后,TRW這個名字就從航天領域江湖除名了。但是并非每個TRW的員工都打算放棄航天生涯,其中包括負責航天推進事業的副總裁、TR-106的直接負責人湯姆·穆勒。2002年,伊隆·馬斯克找到湯姆·穆勒,邀請他共同組建SpaceX,就此開始了一段新的傳奇。

核心的第三條是:有著資深專業背景的,久經考驗的人才隊伍。

民營商業火箭是不可能的任務

我們用簡短的言辭解釋了馬斯克所擁有的資源和政策基礎。很難精確地計算出,馬斯克拿到的這些技術和人才,是美國納稅人花了多少錢才培育出來的,但是阿波羅計劃和“航天發射創新”的巨大投入是眾所周知的。

那么,今天的中國商業航天創業者們,有可能具備馬斯克那樣的條件嗎?

從政策方面,任何政府航天相關單位都沒有提出,要把自己的發射任務承包給商業企業。作為其中典型代表,中國載人航天辦公室、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國防科工局高分觀測專項辦公室、國家衛星氣象中心、中國衛通集團公司等等航天發射服務的大客戶,還是在傳統航天企業中尋求發射服務,更沒有發布過資助商業火箭公司的政策。

在技術方面,無論航天科技還是航天科工,都沒有向民間轉讓大型火箭發動機及其關鍵技術的舉動,短期內也看不到這樣的可能性。

與此同時,傳統航天企業保持著穩定的運行和增長,雖然偶然有少數骨干科研人員離職,但人力資源總體保持穩定。不會如同上世紀90年代初那樣,發生大規模人才流失的情況。

沒有人才、沒有技術、沒有市場,決定了中國的商業航天創業者們,即使拿到了馬斯克那么多錢,也做不到SpaceX的成績。那么,憑哪些去獲得更多投資?用什么來帶給投資人回報?

沒有國家航天機構的技術轉讓,真的就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搞出商業火箭嗎?從理論上說,只要投入足夠的資金,商業航天一樣能從零開始,最終把獵鷹九號乃至長征五號這樣的火箭搞出來。但是伊隆·馬斯克是因為擁有NASA的資助和采購承諾,才能一次次從資本市場上募資成功,也因此才能在一次次發射失敗后挺直腰桿繼續前進。否則,如果拿不到長期采購意向,自費造火箭就純屬玩票。哪怕發射成功,所消耗掉的巨額資金,也是投資人不堪承受的。

實際上,中國的商業火箭創業者們,已經嘗試過這種巨大投入的滋味了。據說,根據某個正在研制小型火箭的企業的計算,每發射一次就要消耗兩千萬人民幣的資金,而要實現型號成熟,要發射好幾次,然后才能考慮承攬商業發射。這些成本對于國家隊來說只是毛毛雨,但對投資人來說已經是不可承受之重。

自從商業航天的概念興起,民間涌現出了不少“商業火箭公司”。除了翎客航天之外,幾乎所有其他民間“商業火箭公司”都只有一份漂亮的幻燈片來面對投資者以及客戶。這些企業拿出來的火箭方案,技術指標都不算低。其中有些企業的發射日期定在2017年6月,有些定在2018年。但如今已經是2017年的春天,理論上說,他們應該早已經完成了發動機試車、制導導航控制系統聯試、全箭振動測試等多方面的工作,準備進入發射場了。至少,我們應該已經能看到火箭或者關鍵分系統的實物了,哪怕展示一下火箭的實體模型也可以。馬斯克就是這樣做的。然而,人們所能看到的,這些公司依然還是那幾張效果圖而已。

另外,美國制造的衛星因為受禁令限制而無法來到中國,歐洲制造的衛星如果含有美國零件一樣不能來到中國;不含有美制零件的外國衛星,會優先選擇成熟火箭來發射;追求低成本的小衛星往往考慮搭載發射,而搭載印度PSLV火箭的成本極其低廉。

綜上所述,火箭研制和發射服務,絕不應當是中國民營商業航天創業者們的第一選擇。而對于投資人來說,拿出錢來給這些“航天新面孔”造火箭,除了血本無歸之外,可以說,一定時間內,難有其他好的結局。

面對現實 做能做好的事

暫時擱置不可能的任務,轉向有可能做好的事情,這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合乎邏輯的選擇。哪怕是波瀾壯闊的中國革命,也要從山大王做起。

在商業航天問題上,適合民營創業者們進入的有兩個領域:衛星應用和航天技術二次應用。

這兩個領域其實都是老話題。因為種種政策制約和條件不成熟,它們在中國市場上的發展都不算好。往事不提,我們還是應該向前看。 先討論衛星通信,考慮到當今電信產業政策環境,常見的固定衛星通信服務市場很難有突破性的進展。但中國的自主Ka頻段通信衛星即將發射,開啟一扇新的產業大門。相當多地面設備商早已經盯上了這個市場,推出了各類產品。但具體到應用模式、應用領域和消費者服務,還有很大的空白,值得創業者們投入資源和精力。



(來源:衛星與網路)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