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連洲:私募基金行業需新思考、新作為和新突破

2019-01-04 14:56:00
薛潤東
轉貼:
百度百家號
390

金融界網站訊 12月28日,證券日報社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舉辦2018全球私募基金峰會,原全國人大財經委辦公室副主任、《投資基金法》起草工作小組組長、“基金之父”王連洲出席并致辭

私募基金及規制建設回顧

資料顯示,私募基金緊緊經過4年多時間的發展,截至2018年6月底,私募基金合計規模就達到12.52萬億元,已接近發展20年公募基金的12.79萬億元規模。但最近幾個月據說萎縮不少。這其中固然有中美摩擦、經濟遇冷,形勢有變,變中有憂等國內外大環境原因,但與私募基金法律法規及監管的導向也不無關系。

私募投資基金被提上日程,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已故程思危先生于1998年在全國兩會上提出了《關于盡快發展我國風險投資事業》的提案。國家計委草擬了“關于產業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卑藢萌珖舜筘斀浳岢龅陌藗€經濟立法提案之一,就是要制定一部涵蓋產業投資基金、風險創業投資基金、并購基金、證券投資基金等,都納入其中的綜合性的《投資基金法》。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最終是《證券投資基金法》出臺,刪除了對于風險創業投資基金、產業投資基金的規定。當然就客觀必要性和重要意義來說,毋寧先出臺私募投資基金法:一是前已經有了證券委員會頒布的《證券投資基金管理暫行辦法》;二是可以相對較快提高服務于實體經濟的資本能力;這里不存在是與非。

相反的是,新浪財經記者曾問起了中國私募基金最近幾年得以迅速發展,來勢很猛,作用日顯,誰的貢獻大的問題。我說貢獻大的人很多,但將私募基金概念最早引入基金法起草過程的,應提到時任中國證監會顧問的香港大律師梁定邦先生。是他在起草工作小組按照風險創業投資、產業投資、證券投資等不同投資類別,分別列章列節在同一部法律中分別作出規定遇到困難招致激烈爭執時,建議從基金出口、按不同投資方向分別規定,而變為從基金資金入口、即按公開募集資金的方式‘公募’和向特定對象募集資金方式的‘私募’,分別做出不同的資質要求和規定,爭議由大化小。直到今天,“私募”與“公募”基金的概念,已經進入到一些正式文件和教科書中。另一位特別應該提到的,非時任兩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的吳曉玲莫屬。是她經過多年的據理力爭,好不容易爭取到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納入到新《證券投資基金法》中,從而確立了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的合法地位。只是前前后后經過4年爭取將私募非證券投資基金納入基金法的修訂之路,臨門一腳卻與PE失之交臂,未免令人遺憾。不過應該看到,正是新的證券投資基金法,為監管部門后來制定規范發展私募基金行業一系列配套的規章制度,拓寬了思路,加重了責任,提高了速度,由此助推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和包括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在內的其他私募非證券投資基金的規制建設,步入了一個全新的活躍時期。

對于目前私募基金規制建設和監管現狀的觀察

目前,私募非證券投資基金適用的法律法規及規則,主要是《信托法》《證券投資基金法》以及《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基金公司子公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等。根據資金集合的不同性質、來源和用途,分別有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各類專項基金以及各類投資基金等;根據資產投資的不同方式,又有“投資管理”、“資產管理”、“股權投資”、“創業投資”不同的稱謂之分,并接受不同部門各自不同細則的監管?。例如:契約形式為主的私募基金,受銀監會監管。一般創業投資企業,受發改委監管。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及私募非證券投資基金,接受證監會和中基協的監管。?作為資產管理業務及產品,接受人行監管。

凡此種種,可以看出,部分私募基金的募集、投資、管理、退出可能涉及銀保監會、發改委、證監會、人民銀行以及基金業協會多重監管。結果是或者監管重疊,或者監管缺位。

私募基金行業需要新的思考、新的作為、新的突破

從規制建設和科學監管方面,需要以信托法、基金法為基礎,從法律上確立私募投資資基金行業的信托關系,推動金融由機構監管向功能監管的穩步轉化。明確界定私募基金的業務本質和監管規則;要針對不同類型的基金組織形式和運作特點,做出專門的監管制度;針對私募基金活動可能出現的金融犯罪風險,建立具體的防范機制和懲處措施;對私募基金不宜設置過多的行政限制,該市場的給市場,該政府的給政府;要防止將私募基金與公募基金同質化的監管;應汲取整治互聯網金融非法集資爆雷而采取“一刀切”整治措施致使部分企業停止正常運轉的教訓。政策的制定需要瞻前顧后、充分論證,應強調其科學性、適用性、穩定性,不宜朝令夕改,不能按下葫蘆起來瓢。執法要公平公正嚴格,一視同仁,不應有選擇性的執法。公平公正是市場穩定健康發展最根本的穩定器。

從基金企業結構來說,基金企業要高度重視經營團隊的和諧組合,不管是合伙、有限責任,還是股份公司,都需要股權的明晰、責任的分工。中國私募股權投資時代已經來臨,正是中小企業、天使資本進入資本市場的最佳時機。

要高度重視優秀專業性人才的凝聚和培養。沒有高水平高技能的專業人才,就沒有創新事業的開拓。一個專才,可以帶來一個產品;一個產品,可以帶來一個產業。作為企業的管理者,要善于發現人才,使用人才。要把人才放在最佳崗位上,以發揮出最杰出的才干和價值。投資理財產品設計,一定要擴大視野,走差異化路線,推陳出新。努力做到你無我有,你有我優。中原群雄逐鹿,鹿死高手。

始終要重視對于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保護

基金投資者是資本市場的主要參與群體,但處于信息嚴重不對稱的地位,合法權益容易受到侵害;投資者中的大多數并沒有隨著中國金融資本市場的發展享受到應該享受的權益,這背離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目標,既不公平公正,更不應該。投資基金行業的當事人在權、責、利的構架匹配中,存在著基金投資人的利益難以受到切實保護的規則缺限,致使基金投資收益和基金持有人賺錢效應不夠匹配。不管是銀行、保險、信托、證券、基金、資管公司的資金管理人或受托人,在堅守“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要約精神上,其中最大的公約數,就是誠實守信,勤勉盡責,將維護基金投資者、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放在“重中之重”,既有極大的客觀必要性,也有突出的現實性。

(來源:金融界網站)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