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在監管調整中穩步前行

2019-01-21 17:00:00
康海
轉貼
367

2018 年,對于融資租賃行業而言,最重要的變化之一莫過于統一行業監管的“靴子”終于落地。

2018 年5月14日,商務部發布通知稱將制定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的職責劃給銀保監會。這標志著,由商務部和銀保監會分別監管內外資融資租賃公司和金融租賃公司的時代已結束,三種類型租賃公司將接受統一監管。

自2018年10月份以來,全國地方金融監管局開始密集掛牌。目前,已有24個省份(含直轄市)地方金融辦升級為地方金融監管局,負責對區域內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依法依規實施監管。

在監管轉型的新時期,傳統的租賃業務拐點也已出現,回歸租賃本源、尋求創新發展,成為整個行業的發展訴求。面對新環境和新規則, 如何進一步正確認識監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成為業內租賃公司需共同思考的關鍵性問題。

統一監管是行業發展必然結果

第三方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國融資租賃公司數量已突破1.1萬家,整個租賃市場體量也邁上了6萬億元臺階。

在過去10來年的時間內,行業發展規模如此迅速,總體上來說,租賃業整體發展情況是健康、良好的,應對其持有肯定的態度?!碧旖蚴凶赓U行業協會執行會長任衛東表示,尤其在服務實體經濟和扶持中小企業發展等問題上, 融資租賃行業對于國家經濟的貢獻有目共睹。

但同時,也要注意到,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也積累了一些風險問題。有業內人士坦言,一方面,行業內存在一些“三無”公司,即無資金、無人才、無業務的空殼公司,不利于整個行業良性發展;另一方面,業內也存在著同質化競爭、低質量資產和類信貸業務等共性化問題。

原二手設備租賃協會會長、融資租賃資深專家余小梅表示, 目前行業面臨著兩大方面關鍵性問題,一是監管政策的變化,二是市場大環境的變化。從國家層面來看,加強金融監管、促進金融行業發展脫虛向實、服務實體經濟、防范金融風險是當前金融行業發展的關鍵詞。面對這一行業發展現狀和宏觀金融監管的升級,融資租賃行業已走到轉型調整的階段,也需要重新審視原有的監管模式。監管的轉型是行業發展的需要,也是其發展的必然結果。

擁抱監管 夯實自身發展實力

面對監管統一政策的落地,以積極良好的心態來擁抱新監管已成為共識。業內人士認為, 統一監管后,將有利于規范企業行為、防范經營風險,形成規范有序的行業環境,整個租賃行業的整體形象也會逐步改善。

任衛東表示,租賃公司需要團結自身,細化行業,建立起符合行業凈化的規則,將那些打著租賃名義卻不做業務的“三無公司”清理出行業,讓行業走到一個更規范、更干凈的發展軌道上來。

需看到的是, 整體監管格局的調整,會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但同時也給融資租賃公司整體的經營管理能力帶來了挑戰。有業內人士坦言,在新的監管規則下,部分管理能力和內部控制較弱的租賃企業,若是存在租賃務虛、泛化、管理弱化以及關聯度過高等現象,可能在一定時期內跟不上新監管政策的要求。此外, 符合監管要求的業務對象的減少也會加劇資產的困境。

上海市突出貢獻專家協會租賃專家委員會主任俞開琪認為,帶來挑戰的同時也是行業發展的重要機遇,尤其是對于管理不規范或是需要迅速轉型的企業,可以通過監管來實現鳳凰涅磐和浴火重生。因此,應對新的監管規則,租賃公司需要進一步強化內功,回歸本源,調整發展思路。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租賃業工作委員會專職副會長劉開利認為,將來無論監管政策如何細化,總體上還是會鼓勵租賃公司走專業化道路。 融資租賃的本源是以設備租賃為核心,促進設備融資。融資租賃公司需要進一步加強與廠商以及經銷商的合作,與股東和公司團隊做好配合,不斷提升專業化發展能力。

分類適度管理成業內訴求

隨著統一監管政策的重磅落地和地方金融監管局紛紛掛牌,在2019年出臺租賃行業監管細則,已成為業界共同的期待。圍繞新監管體制,租賃行業該如何穩健良性發展,業內專家人士紛紛對此建言獻策。其中, 實行對融資租賃行業分類適度監管和功能統一下的差異化監管,成為多位專家共同的關注點。

在任衛東看來,通過總結過去十幾年租賃行業的發展特征,特別是業內一些有特色、專業化租賃公司的成功發展經驗,新的監管制度應該緊密圍繞保持行業總體穩定、保持適度化管理和特色化管理,進而把租賃公司做強、做大、做專。

上海國金租賃公司總經理孫超波表示,可以考慮建立新的融資租賃管理辦法,能夠最大限度地吸收合并和保留原三類融資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的許可項,針對同類項可以在合并時建議保留口徑最寬的條款,從而給租賃公司監管過渡留出余地和空間。

余小梅建議,總體上應按照市場化和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市場化環境。具體到操作層面,以下幾個方面需要和政府監管部門溝通以及業內的共同努力。比如,統一融資租賃的定義、屬性和營業范圍;依法建設融資租賃相關法律法規;確定融資租賃交易結構及稅法監管等。就監管規范方面來看,可以規范企業的經營資格、股東資格,建立企業內部控制體系,對信息披露的要求進行明確,建立五級資產分類及損失撥備制度等等。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种草舍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