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以涵:淺議中小微融資租賃

2019-04-04 12:00:00
康海
轉貼
310

在中國,融資租賃的本質其實是金融,2018年融資租賃監管職責劃入銀保監會,符合了當前金融業統一監管的趨勢,融資租賃行業涉及到實體經濟與新時代國家發展戰略高度契合。央行行長易綱曾說過,金融的利潤來自于資金收益、風險收益與提供服務,易綱強調金融的本質是競爭性服務業。

從2007年租賃開始井噴式擴張,注冊融資租賃公司超過10000家,但大部份是尋找套利或資金錯配的收益。所以大多數租賃公司基于重資產低毛利的特性,平均ROE多在10%左右徘徊,能到15%ROE算是優秀了。譬如租賃一般是中長期,而銀行資金因為流動性傳導的堵塞,監管的偏好,大多是短期資金,所以尋找資金錯配的收益。

整個租賃產業賺取真正的風險與服務的收益其實是很少的,近年來財權事權日漸向中央傾斜,地方財政收入增量有限。

行業在2018年開始也紛紛找尋轉型機會,包括汽車金融、供應鏈金融、小微租賃等等。而小微租賃的對標龍頭企業,仲利國際長年高于20% ROE與4.5% ROA與低資本的消耗,與在2018年亮麗的經營成果也成為重點關注的對象。資產規模是其它龍頭企業的十分之一不到,但營業收入等量,凈資產收益率是其1.5倍。高達3萬家的客戶規模更是對實體經濟有顯著的貢獻。

很多人以為市場上做小微的只有一家公司,其實市場上很多是長期默默的在經營這塊市場,包括金租都有,也很多人認為小微企業抗風險能力低,肯定風控難度高。其實我觀察到的目前市場上以小微為聚焦的租賃公司,大多不良率控制的妥妥當當,有的經營回租型小微,經營五六年以上非常保守的經營,甚至沒有不良。

以小微市場的平均不良率來說,在2018年景氣波動時也沒有顯著的上升。因為小微只要獲客得當,是相對于大型項目更容易穿透的。譬如小微企業大多比較專注本業,很多做了一輩子就一種產品,比上市公司動不動就數十家或上百家關系企業,各種多元性投資,穿透起來自然相對容易。

大家都知道小微企業具有高度信息不對稱的特性,但高度信息不對稱仍是有跡可尋的,只是需要與大型項目差異化的風控手段,譬如更要注意軟性質的因子。只是信息不對稱終究是很難被消除的,小微企業抗風險能力弱也是普遍情況,所以風險定價是不可避免的,產業有周期,景氣有波動,實控人去澳門一趟公司就沒了,去美國學習一周股價就能掉一半,什么事都有不可預期的事發生,我們這行沒有天才,或專業高到能事先趨吉避兇,風控不是占卜,只有做好量化信用風險管理,用資產組合的角度來控制風險。

風險定價的原理其實就是要用比較高的價格來彌補可能的損失,但這就又遇到風險的逆選擇的問題。會不會租賃的價格高,所以奔著來借錢的其實都是高風險的客戶,我從事租賃十多年,這是最常見的問題,也是最難解決的問題。依我的觀察,2018年的租賃產業普遍遇到的雷爆大多都落入此怪圈,我雖然風險定了價,收了比較高的利息,但我期待的其實是這個客群里相對低風險的客戶,這樣我才能賺取利潤。但大部份的人給風險定了價,真正進圈的卻是這個客群里相對高風險的客戶,在信息不對稱時風控能做的事情其實是有限的。

所以小微租賃跟大項目租賃一樣,第一個要面對的就是風險的逆選擇問題,風險的逆選擇的解決方式與取得信息的方式和辯識成本有關,就像是大部份的人都會問我的問題,做我們小微的這么貴,為什么不良會這么低,這問題解釋不容易,牽涉范圍廣,下次有機會詳述。第二個問題就是小微難的是規?;c規?;髸惺裁磫栴}。

信用風險管理里難度不在單案的風控,風險基于大數法則下是能量化的。小微要面對的是上規模后的管理,市面上10億就成為大多數小微規模的門檻,在此規模以內,小微可以說是進入門檻相對低,組織體系與原有大項目相同也無礙控制風險,能看大項目的風控人員,也一定能看小微項目,不該放的肯定不會放,不過該放的也多數不會放或放不掉,所以只是沒效率而己,但如此一來作業成本會很高。所以換句話說小微是門高成本、但也可以高收益的產業。

在與債權相關的主要成本有三項,資金成本、風險溢酬與作業成本,彼此相互關連,而小微難的其實是作業成本高。小微的單案金額低,固定成本高,邊際成本相對低、作業成本比風險成本還高,所以需要一套系統上規模的經營,并讓資產運用效率提高。譬如在小微里很強調貸后,處理貸后是寧可賠錢也不拖著,這就像在有些人眼里商品和錢是兩樣東西,賣的不好的東西要打折就像割自己的肉,但生意人看來,它們只是財富的不同形態,所以更注重資金周轉速度。

要想成規?;⒂行实墓芾?,首先要面對的是重運營,同樣200億的資產,傳統租賃可能只要300人,小微卻需要1000人,管理100人跟管理1000個人是完全不同。小微從前端獲客到取得并處理風險相關信息,一直到貸后都形成閉環,所以需要不同的薪酬體系、不同的組織架構。另外產品與組織還要具標準化與可復制性,要對資產做評級,要有風險模型幫助決策,業務與風險的決策鏈條的專業化,前中后臺還要協同行動的才能在上規模時且因屬地化管理而分散時,還能有效率的運轉。所以綜上所述,化信用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卻不一定,因為有的時候對設備的專業化并沒有為其帶來護城河,加上大多沒有建立自己的獲客渠道,面對了激烈的價格競爭,對廠商的弱勢有時淪為銷售工具,實現風險定價不易,對承租人的風控主動或被動的不足,再加上產業周期的變化快速,直租的市場規模有限,種種因素的加總而經營不易。

現在供應鏈金融或汽車金融也好,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因為進入門檻低,過于依賴核心企業,沒有風險識別能力做護城河的話,很容易扎堆的競爭而議價能力過低,最后導致利潤大幅下滑而退出市場。

很多人說我們租賃要專業化,指的是產業專精。尤其租賃以融物為出發點,標的物本身就帶有行業屬性,所以很多人都把風控跟產業專精做直接的等號了??墒钦娴氖沁@樣嗎?  以我從事租賃這么多年的經驗來看,沒有什么比分散更能控制風險了。

其二,很多人都誤會了產業專精的意思。產業研究專業化指的不是只對設備了解,是選定一個產業,而且是一個細分產業,而不是宏觀的產業。譬如機加工就太宏觀,汽配是相對細分產業。而且產業研究是產業鏈上下游全鏈條的研究,不會是只有橫向產業的研究。

其三,產業皆有周期。分散產業對風險是一種考量,還有人材的配置也是需要考量的,譬如在二級市場研究電子行業的分析師要轉去研究化工是不容易的,在產業波動時人力資源的重新配置也會是一個問題,所以要選定相對弱周期的產業是比較重要的。

其四,很多人也問過我,為什么我們不重視產業,我說我們重視呀,只是沒你們這么重視,因為站在風控的觀點,產業特性只是一種影響風險的要素,但不是全部。如果去翻閱專注在行業專精而不在小微市場的知名龍頭企業最近的年報,也在強調要關注企業的區域特性,并且要資產分散。量化信用風險管理的核心理念是不分項目大小的。

  央行行長易綱強調金融的本質是競爭性服務業,我們回過頭來想一想,那租賃的存在的意義是什么,我想其中有一條應該是要與銀行差異化競爭,融物或直接融資對承租人來講其實是一樣的,借的方式不一樣而己,除非有相應的稅收優惠,要不然企業通常不關心操作架構。那同樣是一塊錢,銀行的一塊錢跟我的一塊錢有什么不同,除了貴,我能提供什么給企業。所以除了提供服務外,很多時候是吃銀行不愿下沉的客戶群,也就是中小企業或小微企業。

在小微里需要有一套系統的獲客方式。很多人以為小微難是難在獲客,不是的,小微難是難在獲到本來就低風險的客戶。如果只是要找到缺錢的小微企業,那其實不用找。銀行大多是被動式行銷,獲客系統的建置也是大多數銀行做不到,也不理解。不過市面上也有做好小微的銀行,例如臺州跟泰隆銀行就有自己一套的獲客系統,銀保監要求商業銀行在目前小微企業信貸風險總體可控的前提下,將普惠型小微企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貸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寬至不高于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也就是說給小微的不良率容忍空間至少到了3%,3%也是大多數租賃做小微不良率的共同的界限,但銀行習慣看第二還款來源,而不是第一還款來源,小微缺乏足夠擔保品與抗風險能力較弱的特性,慣性思維之下大多銀行背景的管理人員很難做好小微,租賃市場有太多前仆后繼的例子。

小微租賃說穿了仍是量化信用風險管理的那一套,不神秘也不特別,小微租賃的難不在于風控,不在于組織架構不同,在于既有的經營團隊習慣了追求人均管理資產,思維能不能接受重運營的模式,甚至有沒有量化信用風險管理的思維?;氐介_頭所述,央行行長易綱曾說過金融是賺取三種利潤,一是資金收益,二是管理風險,三是提供服務。金融通過大數定律提供專業的服務,降低風險,分散風險,從而達到管理風險的目的。所以,我認為租賃公司要依照其資源稟賦,要找出自己能賺什么錢,找出自己的護城河。而大部份的租賃公司可能要思考的是強化自己量化信用風險管理的能力。(來源于網絡)


种草舍赚钱软件